原创紫光阁微平台12-18 18:03

摘要: 据统计,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已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了593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含中央和地方设立

据统计,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已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了593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含中央和地方设立的收费项目),每年可减轻社会负担超过3200亿元。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地方设立的收费进行了大力清理,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770多项收费,每年可减轻社会负担超过470亿元。


党中央、国务院对大力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要强化放水养鱼意识,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要多措并举降成本,大幅降低非税负担,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使企业轻装上阵,创造条件形成我国竞争新优势。本届政府成立以来,持续推进“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取得显著成效。今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多项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政策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激发了市场活力。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财政部积极贯彻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放管服”改革为主线,会同有关部门扎实推进收费清理改革,努力以涉企收费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加法”。


扎实推进收费清理改革,持续释放改革红利


降费减负打好“组合拳”。为切实减轻各类市场主体负担,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树立企业投资信心,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实施了一系列政策导向明确、受益精准的降费措施,对体现政府提供普遍公共服务或一般性管理职能的行政许可类、检验检测类、登记检索类、监督管理类等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进行了全面清理,取消、停征了一批不合时宜的政府性基金项目,出台支持“双创”、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中小微企业的收费基金优惠政策,促进经济提质增效、支持企业发展扩大就业。据统计,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已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了593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含中央和地方设立的收费项目),每年可减轻社会负担超过3200亿元。与此同时,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地方设立的收费进行了大力清理,累计取消、停征和减免770多项收费,每年可减轻社会负担超过470亿元。


经过持续清理,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由185项减少至51项,减少幅度超过72%,其中涉企收费由106项减少至33项,减少幅度为69%;政府性基金由30项减少至21项,减少幅度为30%。各省(区、市)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减少至平均14项左右,其中涉企收费平均3项左右。


规范管理“阳光收费”。公开透明是对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要求。对收费项目实行清单管理,减少收费自由裁量权,实行“阳光收费”,是巩固和拓展降费成果的制度保障。按照国务院部署要求,自2014年10月起,财政部建立和实施了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对依法合规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实行清单管理,在财政部门户网站上公布了《全国性及中央部门和单位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全国性及中央部门和单位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和《全国政府性基金目录清单》,明确了中央设立的各项收费基金的项目名称、执收单位、资金管理、政策依据等,并根据政策调整变化及时更新清单内容。随后,各省(区、市)比照中央做法,公布了本辖区内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针对各地清单格式不统一、内容不够明晰易懂等情况,今年6月,在中央和地方分级管理、分级公布的基础上,财政部在门户网站上集中汇总公布了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政府性基金目录清单、地方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统一清单格式和内容,并加大政策解读力度,实现全国“一张网”动态化管理,给社会一本明白账。目录清单之外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一律不得收取,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并可向有关部门举报。


整治乱收费出“重拳”。近年来,依托国务院收费清理改革小组、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工作机制,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民政部等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对企业反映突出的乱收费领域,有针对性、有重点地开展专项检查,加大查处和问责力度,切实维护了企业合法权益。2016年7月,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民政部联合启动涉企收费专项整治行动,对地方涉企收费清理情况开展专项检查。期间,采取“双随机”方式抽取检查对象和选派检查人员,对北京、天津、辽宁等8个省(市)开展了实地检查。通过专项整治行动,共发现违规涉企收费问题线索78例,涉案资金10.5亿元。2016年10月,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又组织开展减轻企业负担专项督查,分赴广西、贵州等6个省区开展实地督查,对个别地区和单位存在的7起乱收费典型案例进行了通报。发展改革委组织各地价格主管部门共检查住建、国土等30多个行业1.02万家单位,对乱收费行为实施经济制裁4.1亿元。


综合治理发合力。整治乱收费,要综合治理,有关部门密切协作,才能从体制机制上解决乱收费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近几年,财政部以推进收费清理改革为切入点,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协同推进相关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一是积极配合国务院审改办,对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进行了清理规范,打破中介服务垄断,切断中介服务利益关联,切实规范中介服务收费。二是积极配合发展改革委、民政部,积极推进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从源头上防范协会商会依托行政资源乱收费。


贯彻落实“五个为”要求,深化收费清理改革


6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为促进就业降门槛、为各类市场主体减负担、为激发有效投资拓空间、为公平营商创条件、为群众办事生活增便利。下一步,财政部和各级财政部门将进一步落实新发展理念,贯彻“五个为”的要求,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深化收费清理改革,开拓进取,扎实工作,以优异成绩迎接十九大胜利召开。


扎紧制度的“笼子”。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目前,政府非税收入法治建设相对滞后,相关管理制度约束性不强,这也是个别地区和领域违规收费时有发生的重要原因。下一步,要重点推动政府非税收入立法,研究起草政府非税收入管理条例,明确政府非税收入管理原则、审批权限、资金解缴、预决算编制、监督检查、法律责任等,规范政府非税收入征管行为,用制度的“刚性”扼制乱收费的“任性”。


做好减费增效“加减法”。从国际经验看,政府非税收入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不可或缺的调控手段。今后,要强化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动态管理,根据经济发展变化情况,及时取消政策效果和调控作用弱化,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财税体制改革要求的收费项目。同时,对体现特定受益者负担原则、补偿非普遍性公共服务成本的收费项目,要予以保留。继续推进税费改革,逐步将具有税收性质的收费基金并入相应的税收。


管好用好“一张网”。要对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清单“一张网”日常化、动态化管理,明确责任主体,强化督导措施,落实问责机制。要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抓紧实施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性收费目录清单“一张网”。要研究建立财政补助事业单位收费目录清单管理制度。按照“部门主体责任、财政指导监督、清单动态管理、加强预算管理”的原则,规范财政补助事业单位经营性收费管理,确定收费项目和标准审核制度、收入预算管理制度和支出财务管理制度。各部门负责编制并公布本部门所属财政补助事业单位收费目录清单。


坚决斩断“向企业乱伸的手”。充分发挥国务院收费清理改革组、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工作机制,加强各有关部门协调配合,进一步完善举报、查处和问责机制,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形成齐抓共管的强大合力,确保各项降费措施落地见效,严肃查处各种侵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违规收费行为,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让企业真正得到实惠。